完整性的途徑:我對大提琴演奏與教學的一些觀察

      發布時間:2019/5/30 13:29:53 來源:沈陽學吉他網 發布:劉巍 閱讀:


      吳和坤院長在臺灣南北中


      大提琴藝術節和研討會上的發言


      文章來源:蘇州大學音樂學院

      臺灣南北中大提琴藝術節和研討會

      中山大學

      臺灣高雄

      2013年10月4日-6日


      我的演奏和教學哲理及追求目標是:肢體諧調,身心傾注。不能只顧音樂表現而忽略肢體的諧調,只有身體和琴融為一體才能真正地在自由王國里表現音樂。Casals 曾說過:“看上去不諧調的,演奏方法一定有問題。”我想象不出一個僵硬的身體可以演奏出美好的音樂。盡管人們不斷在爭議,無論是“演奏學派不同”也好,還是“不同肢體結構”論點也好,或“他不這樣拉就拉不好”等等,我相信每個人都能找到對其最理想(自然)的演奏方法。在學生還沒有找到“理想的演奏狀態”之前,我們老師就負有不能推卻的責任,說得直接一些,這也是為什么學生需要老師,再確切地說,老師最重要的職責是教會學生如何掌控這件樂器使之學生有能力來表現音樂,而不是籠統地所謂“教音樂”。音樂表現更多的是在于感悟、感受,而演奏方法則是通過邏輯性和科學的理念來實現的。“完整性演奏法”的建立能促進人的演奏欲望和增加對演奏的信心。


      (1)什麼是“完整性演奏法”?是人在演奏中對自己身體,及身體和樂器之間的一種自我感受,而這種感受只有演奏者本人能體驗。同音樂表現不同,沒有旁人可以告訴你“這是你最好的”。我們通常投入很多的時間、精力和注意力在我們的手指練習上,國際上也有許多這方面的演奏法的著作,同時也有一些方面的著名教學法,例如:Alexander Technique、Dounis Method、Dalcroze Method 等等,但從演奏談演奏法的研究幾乎沒有,所以從根本上沒有真正涉及到問題的要害。研究演奏法的和研究演奏教學法的都是獨樹一派。在今天我們的演奏和教學中,如何來借鑒結合歷史上最優秀的演奏傳統及派別,但又同時融入運用先進的科學表演教學理念是當今時代賦予我們的挑戰。當今世界上最優秀的大提琴演奏同20年以前相比,從各個方面如對于作品風格的掌握及演奏技術的發展更為全面了,很難點撥出典型的法國學派、德國學派、俄羅斯學派的演奏,而是各種流派的優勝品質互通的結晶。這也證實了在這個時代,孤立地談論演奏學派意義不大了。


      (2)什麼是理想的演奏狀態? 是人的肢體運動同演奏的動作成為一體,這不只是身心的感受,并且是促進對于音樂記憶力的有效途徑。我經常聽到人們抱怨要練許多琴,而且曲目量很小,演完不久就忘了。這同聽力有關,也同練習的方法有關。我們似乎相信“練得越多越好”的金語,但至于如何練很少有人問津,在技藝上,如我前面所提到的,我們花許多時間在手指上,依賴手指來完成一切,但很少有結合自己演奏的肢體動作。如果脫離了對于肢體的考慮,千百次的手指反復動作,給予我們的演奏技藝和音樂記憶是片面的、不完全的、相對也是不能持久的。


      (3) 如何來建立理想的演奏狀態?首先對于弓、指法的確立十分重要,因為它們直接影響到你的左右手。弓、指法的設置是一門極大的學問——無論從邏輯上、技術上、還是音樂上。通常我們忽視對于這方面的重視,對于弓指法運用很隨便,很沒有規律和邏輯,最后當然也不音樂化。不好的指法而且足可以把你的手拉壞。


      如果已經花了許多時間來練某一經過句,最后還是勝任不了的話,那就應該考慮你的手指和和你的身體在演奏時是否不諧調。我的建議是在平時練習中要建立實際演奏的狀況結合于你的身體狀態的思維;在你無數次地反復一個技術樂句之后、要想達到某個挑戰性技術動作時,不要忘記把自己整個身體的因素考慮進去,最好聯想到拉琴以外的動作,試圖用這些動作來幫助自己理解并記憶拉琴中一系列的肢體動作。去聽出色聲樂家的課。歌唱家不像器樂演奏家那樣每天花許多的時間來練琴,而是花許多功夫來思考運氣和建立身體上的平衡,我們也應該這樣,我們樂器的發聲和演奏技藝也同我們的呼吸、運氣及身心平衡有直接關聯。


      (4) 教師的責任:無論在教哪個程度上的學生,教琴是一門大學問。我們應該培養樹立電腦工程師的思路和他們的勤勞,這就是每時每刻都在不斷更新他們的理念和編排程序,對于我們來說,就是無論從演奏法還是到弓、指法的運用。我們很容易對現狀感到滿足,或根本不考慮,幾十年來就這么教。即便出自于杰出大師的無價之寶——他們的唱片也好、制定的版本也好,我們應該經常不斷地問自己是否這是唯一的途經,特別是當學生演奏中發生困難時。還有,也就是我經常提倡的要“碰琴”,否則久而你所說的遠離拉琴的現實。教琴很“容易”,如今教琴的人很多;談音樂也很“容易”,談的人也很多,但真正談到拉琴點上的不多,而說走岔的則不少。我們必須像科學家一樣,要做研究,教琴這個領域很值得研究。


      編后語:

      吳秀云


      吳和坤教授,曾任蘇州大學音樂學院院長,現任上海華師大音樂學院院長。他學習、工作經歷豐富,人文素養豐厚,早年執教于上海音樂學院管弦系。作為世界著名大提琴演奏家讓德隆(Maurice Gendron 1920-1990)、托特里耶(Paul Tortelier1914-1990)的弟子,他集大提琴演奏家、歐美大學教授、管弦樂團指揮、音樂總監等于一身,專業教學與管理工作都具有國際化視野,將歐美先進藝術教育理念融入-踐行其中。由于彼此是同行,時常圍繞專業展開很多話題,我從中受到很多啟迪。

       

      2018年,我從“音樂與名家”訪談節目中,有幸聽到吳和坤教授演奏的《巴赫六首大提琴無伴奏組曲》中的第一、二組曲,《貝多芬變奏曲》,賀綠汀的《搖籃曲》等大提琴經典作品,從中感受到他對音樂風格的獨特詮釋。在表述音樂的背后,可以領略到日積月累的文化藝術積淀。訪談中,他對音樂教育的很多觀點,引起我的共鳴,這也是我一直關注思考的問題。

       

      吳和坤教授認為:“今天的世界,還不止是信息傳遞,人類的各種活動幾乎是一晃而過,恰恰大提琴演奏需要一字一句地表述刻畫,她的無限美也讓人覺得我們的演奏有多不完備,從而促使我們不斷揭示和尋找更好的辦法來呈現她的美。”

       

      吳和坤教授介紹到:他演奏的《巴赫六首大提琴無伴奏組曲》是10年前在美國錄制出版的。貝多芬變奏曲和賀院長的《搖籃曲》以及其他11首樂曲,包括《異鄉的歌舞》是17年前在美國錄制,中國唱片公司出版發行。對《搖籃曲》做了一點改變,最后一段用人工泛音演奏,希望賀院長不會反對,是模仿他的《牧童短笛》。這十年來有許多新的哲理上的認識,當然也導致重新決定了許多弓法指法的運用。對于巴赫,無論理論家還是演奏家,我們還是無法真正認識他,總是覺得我們的手法太不管用了!他的音樂是人性、智慧與理想的融合。


      吳和坤教授2018年在華師大音樂學院舉辦的《全方位視角-探索大提琴演奏藝術》大提琴系列研討課,獨樹一幟,從不同專業在同一部作品演奏(演唱)的比較,作曲家創作背景,大提琴與鋼琴配合,多角度探討了大提琴演奏技法運用,表達音樂的廣闊空間等維度,進行了深入探討。該專業活動吸引了國內音樂院校大提琴師生前往觀摩學習。目前研討課已經完成了3期,登陸該院官網可以觀看回放。

       

      中國大學需要更多學者風范的領導。



      標簽:大提琴







      文章評論:

       以下是對 [完整性的途徑:我對大提琴演奏與教學的一些觀察] 的評論,總共:0條評論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
      推薦圖片
      av网站在线观看